法治

江苏宿城区:陈集镇水厂的权益如何能得到保障?

字号+ 作者:编辑 来源:消费日报中国城市 2020-01-18 我要评论

据 消费日报中国城市报道 :日前,媒体接到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一姚姓居民的反映,称他从镇政府购买的水厂经营至今却遭到吞并和破坏后未得到分文赔偿的事情,希望媒

   据消费日报中国城市报道:日前,媒体接到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一姚姓居民的反映,称他从镇政府购买的水厂经营至今却遭到吞并和破坏后未得到分文赔偿的事情,希望媒体关注。反映是否属实?记者赴江苏宿迁市宿城区进行了采访调查。
         据反映人说,他叫姚军,是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人。2002年,他以101050元钱的价格买下了镇上的自来水厂。当时他把钱付给了陈集镇财政所。陈集镇财政所开的都有票据。后来在陈集镇政府的主持下,陈集镇自来水厂的前承包人王升昌与姚军对自来水厂的财务进行了交接,陈集镇政府同时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自来水厂已卖给姚军并由其管理经营。自从他购买自来水厂后他才发现陈集镇用水人家只有120多户,根本不赚钱。“没有办法,既然已经接手此事,只有坚持。到了2012年以后镇上的用水户オ慢慢增加上来,我也才开始挣点钱。经营期间我累计投入了120多万块钱铺设管道、设备。”姚军说。
          姚军认为,陈集镇人民政府一开始就有预谋的。2013年,水厂的卫生许可证被镇政府相关部门以年检名义拿走后,再也没给,随后又收走了水厂的取水许可证,拿走的名义也是年检,也是讨要无望。
          据水厂的一名工作人员说,2016年,陈集镇政府在未发出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安排施工另行铺设管道并占用部分他们的管道,拆除原姚军对用水客户安装的水表,断开姚军对客户的供水,至2018年底,导致姚军经营的自来水厂彻底无法经营。为此姚军多次找镇政府交涉都没有结果。后来,陈集镇政府回复姚军说是宿迁市水务局与银控公司签订了《特许经营协议》,由银控公司独自经营陈集镇的供水。对拆除姚军用水客户的水表,断开姚军对客户的供水一事,镇政府和银控公司均推诿不知情。后镇政府又说,新铺设的管网未使用姚军的管道,未破坏他的管道和水表,是两个独立的供水系统、互不干涉,镇居民自主选择使用银控公司还是他的原自来水厂供水,姚军的原自来水厂与银控公司双方在各自的范围内供水,两家企业有独立经营自主权,经营行为受市场条件的约束,用水单位和个人有选择权。对于这样的答复,姚军认为,他就想不懂,擅自强行断开了原自来水厂对用水客户供水的行为算什么?当年将自来水厂产权卖给他并由他自己经营这又算什么?将自来水厂产权卖给姚军现在不让经营又不给任何说法这又算什么?镇政府又说:姚军当年购买自来水厂不合法,又说镇政府无权处理公用事业,说他经营自来水厂不受法律保护。
            “我想不明白,当年是你镇政府说要卖给我,并出了证明,现在又是你镇政府说我不合法,不受法律保护。这十几年来我苦苦坚持,诚信经营,为陈集镇的供水服务了这么长时间,2013年陈集镇政府还授予我‘身边好榜样’的荣誉牌,转眼间我就变成了违法经营者。下面村里承包爱卫会水厂的承包人,在由银控公司供水后尚且获得100多万的赔(补)偿,为何对我的自来水厂却没有任何说法?银控公司获得的特许独占经营就一定合法?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我虽不懂法,但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诚实做人、诚信做事;我虽不懂法,但一直觉得起码可以相信政府。但如今政府的前言后语让我无法理解,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所以万般无奈之下オ向媒体反映”姚军生气而无奈地说。
             2020年1月14日,记者来到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采访。在该镇一些小区采访时,许多群众都能证明以前给群众供水都是由姚军负责的水厂来供水的,并且服务好价格也公道,很受群众欢迎。一些居民还领着记者查看他们小区的供水管道。打开供水管道井盖,群众介绍说,那些被扔在一边的水表就是姚军供水时安装的水表,后被人切割当作垃圾扔在一边,新安装的水表又嫁接到他们的供水管道上,继续供水,但水质远没有以前好。记者看到,确实有一些水表被卸下后扔在一边,还有的就是在原来管道上重新安装了新水表,管道还是以前姚军铺设的管道。
            记者还了解到,想不明白的姚军一纸诉状将陈集镇政府和银控公司告上法庭,判决两被告赔偿自己损失。但法院判决姚军败诉。在判决书上,记者注意到,陈集镇人民政府在法庭上辩称从未实施过原告陈述的侵权行为。这是因为新铺设的管网没有使用原告的管道,也没有破坏原告的管道和水表,是两个独立的供水系统、互不干涉,镇居民自主选择使用银控公司还是原告的供水,原告诉称的侵权行为不存在;再就是,涉案水厂不是镇政府出售给原告的,经他们核实,2002年镇政府是通过公开竞拍方式转让水厂经营权,是租赁行为,转让期限是十年,不是永久的经营权、产权。原告经营水厂不符合被告银控公司陈述的经营条件,不存在合法的经营权;另外,不论是否存在侵权事实,姚军主张的费用和数额缺乏依据,陈集镇政府没有委托给相关人员商讨过水厂价格,姚军诉讼请求不是经过镇政府协商的。
             而银控公司则认为,大体意思是,2009年1月21日宿迁市水务局代表宿迁市政府与签订宿迁市骆马湖取水经营协议,赋予公司对陈集镇区域供水享有独占的特许经营权,该协议签订时依法向社会公示,姚军并未在公示期对协议提出异议即丧失了经营权,银控公司依据特许经营权开展供水业务具有正当的法律基础;2016年8月至2018年12月,银控公司根据镇内供水管网考核结果分三次向陈集镇分批对接支管道实施通水。2016年8月对接了陈集镇村组区域,2017年8月对接了陈集镇镇区部分区域,2018年12月最后一次对接了镇区部分区域主管道,至此,陈集镇内部主管道全部对接通水完毕;姚军的自来水厂取水是地下水,在供水经营过程中没有取得取水许可证、卫生许可证等行政许可,其供水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没有合法经营权。
             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大体意思是2002年4月15日,陈集镇政府与原告姚军签订《移交书》,将陈集镇自来水厂移交给原告,移交财产物资包括全部供水管道。2002年9月26日,被告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陈集镇自来水厂卖给姚军管理,特此证明。”后陈集镇政府以自己的名义书写《证明》一份将陈集镇自来水厂卖给姚军进行经营,该行为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而无效,故原告不能依据该《证明》合法取得陈集镇自来水厂的经营权。姚军自认其经营的陈集镇自来水厂长期以来无取水许可证、无卫生许可证的状态取地下水向陈集镇居民进行供水,该经营行为也不能受到法律保护。所以,判决姚军败诉。
                但记者注意到,在银控公司在进驻陈集镇镇区规划区内经营时,陈集镇自来水厂已经存在多年并为群众服务供水。陈集镇人民政府和进驻公司银控公司是否应该解决以前存在的问题?例如如何对老水厂资产进行赔偿安置,无争议后才能进驻施工或者利用以前原来管道送水,而不是像镇政府所说的那样“是两个独立的供水系统、互不干涉,镇居民自主选择使用银控公司还是原告姚军的供水”。对于这些问题,宿城区陈集镇人民政府是如何解释呢?2020年1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陈集镇人民政府采访。一位曹姓办公室人员联系领导后告诉记者,周书记已经下乡,无法当面解释,等周书记看过反映材料后再做回复!对于此事的进展,本报网将继续追踪报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