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德籍华人企业家,其在华的企业被股东巧取豪夺,年盈利两个亿的行业标杆企业却在被强制清算后拍卖,本来属于自己公司的200亩土地也花落别家,2400万元政策补贴也与自己无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了一探究竟,本报记者近日联系到这位名叫吴琼海的德籍华人,听他讲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亲手研发的行星减速机获国家专利并受市场热捧

20世纪初期,我国的自动化建设刚起步,当时市场对精密行星减速机的需求量增大,可这一行业的高端技术却一直被国外厂商所垄断。于是从1999年起,吴琼海便与相关科研单位进行课题攻关。经过3年多的努力,他研发的国产减速机性能达到国内先进水平,一度与国际同类产品相媲美,该减速机也申请了国家专利。

2003年6月,吴琼海与唐艺、唐云共同设立了武汉行星齿轮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行星公司”),吴琼海是创始人,专门生产和销售由其研发的行星减速机,并拥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据吴琼海介绍,2004年,湖北省黄冈市机械协会会长余学武来武汉招商,得知吴琼海是黄冈人,力邀吴琼海回家乡创业。出于对故土的眷恋以及黄冈招商政策的支持,吴琼海在黄冈设立了分公司。此时黄冈永达水处理设备厂(黄冈发改委戴国元投资)看好公司发展前景,以其法人吴俊峰的名义办理股东登记,与其堂弟吴琼海一起在黄冈成立了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行星公司”),各持50%的股权,其中吴俊峰的50%股权中有戴国元(发改委工业科长)的25%,由吴俊峰代持,吴琼海任公司法人,三人均为湖北行星公司的创始股东。

湖北行星公司成立后,在吴琼海的带领下,公司产品质量过硬,品牌效应良好,公司业绩稳步上升,至2017年底,公司年税报表销售额超过两亿元。不仅形成了年产15万台高端行星减速机的生产线,也是全球动力传动领域的主要供应商之一。至2020年2月,湖北行星公司的产品市场占有率居国内前五名,成为湖北省黄冈市重点招商引资的一家非公有制明星企业和国内减速机行业的标杆企业。

吴琼海说,在湖北行星公司设立初期,公司全系列产品的机械图纸设计和升级、加工机床的选择以及加工工艺的设计全部都是自己独立完成。吴琼海还将自己的专利授予湖北行星公司使用,同时将其个人专利转让给湖北行星公司,将武汉行星公司客户资源、采购渠道、加工工艺等无形资产全部转入湖北行星公司。为了让公司早日步入正轨,在完成设计和试生产之后,吴琼海又带领武汉办公室的同事们开始进行市场营销运作,在全球参加会展、设立经销网点,可以说湖北行星公司的发展,吴琼海起到了核心作用,并凭借一己之力使湖北行星公司步入了企业成长的黄金期。

亲赴德国学习技术将部分权益转让给股东和高管

“随着国家大开发战略来临,各行业对自动化应用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国内的市场潜力巨大,公司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生产的产品之一顶管机更是成为国产盾构机的唯一供应商,但我总认为行星的发展不应该止步于此!”吴琼海说道,“我也算是行业的专家,又常年待在一线,能清楚地意识到行星减速机市场技术的更新迭代和竞争远比大家想象得更加残酷。那时,国外AI领域已经在迅猛发展,可是咱们国内却因为技术研发受限进展非常缓慢,要懂得居安思危,所以我又做了一个大胆决定。”

为了潜心研发AI技术与国际接轨,并注入到公司以谋求湖北行星公司的长远发展,也为了让湖北行星公司的产品更快更多地走出国门、开拓海外市场,吴琼海决定出国,去挑战、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2006年12月,吴琼海在公司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设立了德国公司(办事处),长居德国并亲自负责海外市场开拓和技术的引进。

为了不分散精力,保障湖北行星公司的顺利运营,便于公司管理,一心扑在研发上的吴琼海主动邀请吴俊峰到公司来参与管理工作,更犯了很多专家型公司创业者都会犯的致命错误:仅在明确规定各股东务必全力服务于公司后,凭着对堂兄的信任,便直接将公司董事长一职无偿转让给了吴俊峰,还将自己所持有50%股份中的10%转让给监事唐飞,5%转让给外聘副厂长张晓斌。“谁知道这一错误决定直接让他成了湖北行星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个他就是吴琼海的堂兄吴俊峰。

“2008年,湖北行星公司的隐名股东戴国元因为滥用职权罪被判刑入狱3年,本来替戴国元代持25%股份的吴俊峰利用戴国元入狱无法行使股东权利的机会,实际占有了戴国元在湖北行星公司的25%股份,开始完全掌控湖北行星公司,股东会和监事会形同虚设。”吴琼海说。

批给湖北行星公司的200亩工业用地被转移“掉包”

2010年,黄冈市委市政府为支持湖北行星公司做大做强,决定按照招商政策,新增200亩工业地块用于公司发展。令吴琼海气愤难平的是吴俊峰用湖北行星公司账上的钱为私自悄悄成立的新公司购地:“吴俊峰公然违背公司法有关竞业限制的规定,在其他股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湖北科峰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科峰公司’),经营范围、经营地址与湖北行星公司完全相同,并对外宣称是湖北行星公司的新公司、全资子公司。2012年间,吴俊峰将湖北行星公司申请的200亩工业用地用偷梁换柱的办法,即以湖北行星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名义到湖北黄冈经济开发区购地,强行从公司账上划走3768万元用来支付该土地款,获得的268.97亩土地成为黄冈市黄州区中粮大道9号湖北科峰公司的经营用地,湖北科峰公司以全资子公司名义取得了政府的工业用地,政府返还的2423.15万元也进入了湖北科峰公司的账户。这是违反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当时)的相关规定的。”

1648164107100000.jpg

彼时,吴琼海通过查阅公司财务及相关资料,得知吴俊峰在控制湖北行星公司期间多次挪用、侵占公司资产并故意销毁公司财务账簿等违法犯罪行为。吴琼海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多次与吴俊峰私下交涉。“但吴俊峰完全不采纳我的任何合理建议,且在巧取豪夺了戴国元25%的公司股份后,竟然威胁我不要再回黄冈,否则会使用黑道手段将我打残甚至打死!”吴琼海寒心地说。

吴琼海告诉记者:“吴俊峰在2019年5月20日前担任湖北行星公司执行董事,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俊峰又是湖北科峰公司的法人和实际控制人。吴俊峰为了掩饰其非法侵占湖北行星公司的财产行为,使其财产合法化,在2020年5月25日,向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湖北行星公司进行强制清算。一个发展势头良好、市场前景广阔的企业,怎么会沦落到被强制清算的地步?”

  作为湖北行星公司的创始人,吴琼海在随后的了解中发现:“吴俊峰在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大量的公司资金存入其个人银行账户,将属于湖北行星公司的技术秘密和苏州地区147家客户信息等转移到他个人控制的苏州科峰英诺传动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科峰公司’),将湖北行星公司的研发人员胡文波、易明珠、张慧明、陈芳、董松、胡群飞等人在湖北行星公司工作期间研发的技术、发明专利偷偷地登记在吴俊峰控制的苏州科峰公司名下。苏州科峰公司所盗走的技术秘密和客户信息系我20年来经营累积而成的,包括苏州德亚,镇江建邦、镇江宏宇及镇江周边非开挖顶管机客户群,均为湖北行星公司开发服务的优质客户,之前湖北行星公司每年按此技术生产的产品销售额在2亿元以上。该技术秘密和客户信息被盗走,直接影响到湖北行星公司的生产经营,以至于在市场中失去竞争力,年损失上亿元。”

“在我多次向公检法控告后,2021年4月,吴俊峰编造出一份2016年1月5日签订的《委托开发协议》,协议双方分别为吴俊峰和吴俊峰的妻子裴泽云,该协议明显违反《民法典》第8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该合同属无效合同,明确了吴俊峰职务侵占的事实。吴俊峰于2017年关停了湖北行星公司的生产经营,将其数亿元的机器设备、库存产品、库存零部件通过非正常交易的方式转移到湖北科峰公司,之后发起了对湖北行星公司的清算。吴俊峰无视《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有关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个人为侵占行星公司财产、技术和专利,将我一手创立的湖北行星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把所有资产通过非法拍卖的方式实质转移到湖北科峰公司。”吴琼海说。

全部资产被拍卖造成公司准允价值损失近100亿元

湖北行星公司于2004年12月2日注册成立,至2019年12月1日因工商登记的经营期到期而停止营业。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黄冈中院”)于2020年6月11日作出(2020)鄂11清申1号民事裁定书,受理湖北行星公司强制清算一案,并于7月23日作出(2020)鄂11民算1号决定书,指定黄冈乾顺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冈乾顺公司”)、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联合申报机构)为湖北行星公司清算组。黄冈中院于2021年1月8日作出(2020)鄂11民算1号之一裁定书,确认了湖北行星公司清算组于2020年12月作出的清算方案。2021年3至4月间,清算组以黄冈乾顺公司的名义在网上将湖北行星公司的全部经营性资产拍卖。最终这些资产除了土地之外,全部被吴俊峰控制的与行星公司存在竞业关系的湖北科峰公司买走。

“针对湖北行星公司创始人、股东吴琼海申请撤销裁定、撤回清算、停止拍卖的申请,黄冈中院饶桂芳法官以院长不同意为由,口头裁定拒绝。”吴琼海指出,黄冈中院未经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没有送达破产拍卖裁定,没有依法评估,没有依法拍卖,而是由黄冈乾顺公司处置湖北行星公司的资产,已将湖北行星公司的全部经营性资产拍卖,使公司完全丧失了经营能力,造成公司准允价值损失近100亿元人民币。同时吴琼海提起的7宗刑事自诉案件,包括(2021)鄂11刑终149号,(2021)鄂11刑终150号,(2021)鄂11刑终151号等,以及国家赔偿20亿元案,均被黄冈市两级法院直接裁定不予受理。

吴琼海认为,有两点值得商榷:

一、黄冈中院(2020)鄂11民算1号决定书指定两家单位成立的清算组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相关法律规定。1.黄冈乾顺公司不是中介机构,是普通的商业公司,不具备司法清算资质。2.本案清算组成员的数量不合法。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八条规定,公司高管、股东可以成为清算组成员。本案因为吴俊峰的干扰,清算组拒绝股东吴琼海和唐飞的参与,且对两位股东封锁消息。4.黄冈中院的原承办法官未依法将确定清算组成员的判决书送达股东吴琼海和唐飞。

二、清算组与客户作弊,故意出具虚假审计报告,清算过程违法,清算组故意帮助吴俊峰隐藏重要财务资料,导致本公司的清算缺乏真实性和公正性。清算组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故意拖延、拒绝履行清算义务,因过失导致无法进行清算,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6条的规定,人民法院组织清算的,清算组应当自成立之日起六个月内清算完毕。清算组2020年7月成立,16个月过去了,严重超审限的清算案件没有结果。直到2021年11月1日18时,股东吴琼海和唐飞才收到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所2020年8月30日出具的黄公正审字[2020]110号《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帐面资产负债情况的审计报告》、2021年5月21日出具的[2021]049号《关于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个人卡上的行星公司资金的审核报告》、2021年6月12日出具的[2020]056号《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资产负债期中审计报告》和2021年10月31日出具的《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强制清算案清算报告》(初稿)。根据[2020]056号的记叙,[2020]056号是对[2021]050号审计报告的延续审计。但是,吴琼海和唐飞至今未收到清算组(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提交的050号审计报告。整个清算及清算中的审计均没有真实性和完整性。

保护科研人员的辛勤成果就是保护民族的未来

“黄冈中院主导的司法清算在缺乏法律依据、缺乏裁定和送达的情况下,选用不适格、无资质的评估机构、拍卖主体,以错误的评估结果转移了湖北行星公司25亿元资产。”吴琼海说道,“我虽是一个外籍投资商,更是一个爱国的华人。怀着改变家乡修补这个不完美世界的梦想归来,带来的人工智能项目已经获得包括2020年中国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等多项奖杯,高科技产品直接销售给中国科技馆、清华大学、航天部、华为、新松机器人等多家国内一流企业。而自己在家乡创立的明星企业——湖北行星公司却被他人恶意侵占、被倒闭、被破产、被拍卖。”

吴琼海对记者说:2021年的3月至9月,他多次向中纪委实名举报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雪荣在任黄冈市委书记、市长期间与湖北行星公司执行董事、湖北科峰公司董事长吴俊峰进行官商勾结的腐败黑幕。但遭到吴俊峰的人杨剑多次口头威胁吴琼海不要再举报、再控告他的领导,不要再向法院起诉吴俊峰和科峰公司,不要影响科峰公司上市。

吴琼海说:“12月1日,因为黄冈中院的案件开庭,我的律师和朋友入住在黄冈纽宾凯酒店。次日中午12点多,当地公安突然违法限制我和律师一起进入酒店,警方以我诬告他们的领导为由强行要拘传我。警方限制我进入酒店是违法的,拘传也是非法的,故不予配合去公安局。警方为此安排正在周边维稳的二十几个特警将我强行扣押到没有警灯的奥迪车上,又拖到黄冈开发区公安分局,整个过程十分暴力。我赤手空拳的被警方暴力执法,一个人遭受十几个特警挟持,努力抗议却无法阻止他们的暴力行为。我的律师、酒店工作人员均在现场看到我被警方强行带离酒店。我的律师也受到非法盘查,公安人员不让律师拍摄整个暴力执法过程;2日晚上10点多钟,警方佩戴着执法记录仪命令我签收拘传证并口头讯问我,我以警方违法为由要求给予合理解释,我的合理请求被拒绝;3日凌晨0点30分左右,警方又安排工作人员给我做笔录,因为警方工作人员不如实记录且态度恶劣,我与警方又发生了争执。后来我被警方送到当地的大别山治疗中心接受救治。我清醒后,四名警察按住我且指令医护人员用绷带将我的四肢捆绑起来,期间我以要进行大小便为由要求松绑均遭拒,对我进行迫害和人身侮辱,直至上午9点左右我的亲友到来。”

吴琼海对记者说:他在中国生、中国长,也是在中国上的学,学的是机械专业,20多岁开始办企业,50岁之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拿了20多个奖项及证书,会说英语、德语、意大利语。从2004年开始成为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虽然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外籍,但在国内经商遭遇的一系列变故还是让他难以释怀。

吴琼海最后表示:“国家的发展靠的是科技的力量,而科技的进步、大国的崛起、一带一路宏伟蓝图的实现,离不开科研工作者们的辛勤探索。保护他们的科研成果,就是在保护我们民族的未来。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主持公道,将吴俊峰的犯罪行为公之于众,将其绳之以法。这不仅是维护法律的尊严与正义,更是让千千万万奋战在祖国科研岗位、为了祖国现代化建设努力拼搏的科研人员们坚定信心!”

注:本文图片由吴琼海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