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在全国上下奋力防控“疫情”的紧张时刻,河北省张家口市开发区沈家屯镇政府强拆强占村民自己开荒地,不给补偿还动用警力打人又抓人。副镇长赵鹏亲自带队,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将村民自己开荒种植了十多年的果园,强行霸占,拆毁价值十多万的工具房,将拆毁的材料当废品卖掉。副镇长赵鹏伙同村书记,将这块地高价转卖他人。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叫李玉林,男,今年63岁,小学文化,家住河北省张家口市经济开发区沈家屯镇四杰屯村,现将镇政府干部对我实施强拆公安派出所民警对我及家人进行殴打拘留的事实经过反映给您们,望明鉴。
         2006年秋季,我村原党支部书记李会林到我家找我说,位于本村西南关沙河有10多亩荒地,一直荒着没人种挺可惜的,问我要是愿意种就给我无偿种,一来开荒种树以防水土流失,二来多少收入一点也能补贴家用,我当时就同意了。于是我和本村另一名退伍军人村民张明秀,一起合伙筹措资金开始开荒种树,一年功夫前后又增开出了三四亩荒地,我们将大片石头清理出来填入坑里,将土地处理平整后,全部种上了一千多棵优质杏树和桃树。为了方便管理果树,我们又先后投资十多万元盖了十来间彩钢房,用来放置农具和午休避雨。
         就这样经过近十几年的辛苦劳作,终于将一片荒地改良成一片绿油油的果园,所种的果树有些已经开始结果,终于看到收获的希望。可就在这个时候,镇政府却在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时期,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无端的将我们的工具房强行拆除,村民发现后告诉我,我拨打110报警后到村里询问,村干部说不知情,到镇里拦住副镇长赵鹏询问情况,赵鹏叫来派出所民警说我们妨碍公务,将我和张明秀儿子还有四个亲戚不论分说统统打倒在地,并拘留了我们整整10天。我真不明白本来是我治理绿化了荒坡洼地,改善了生态环境,可到头来政府不但对我搞强拆,结果公安也参与进来对我及家人进行先打后抓的暴力行为,该行为给我及家人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也损坏了人民警察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在社会中造成极坏的影响,我们真是有理有冤无处申。
           2020年3月18日上午,有村民告诉我,位于关沙河我的果树林房子被政府来的人开着铲车给强拆了,果树也毁坏了不少。得知情况后我随即给村书记李有林打电话问情况,李有林说他不知情。后来我给镇里打电话,镇里也说不知情。于是我拨打110报警,市110民警现场勘察后说案件需要移交沈家屯乡派出所办理。3月19日上午,我们就去沈家屯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民警说是经济开发区政府让沈家屯镇政府拆的,具体负责拆迁的是副乡长赵鹏,他们管不了这事儿,让我们去找镇里解决吧。
          随后我们去镇里党政办说明情况,党政办工作人员称对此事他们也不知情,随后给我们叫来两个人让他们给我们解释,当时我们不认识其中一个人就是赵鹏,赵鹏告诉我们是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局拆的,让我们去问开发区国土资源局,并且告知了地理位置。由于疫情期间,国土资源局不能进,我们只能打电话询问。国土局说对此事他们不知情,随即我们又去了信访局、扫黑除恶办公室,这些单位工作人员说,疫情期间,我们忙着防控疫情忙的不得了,哪有时间空闲去拆你的房子。都对此事表示不知情。我们又返回沈家屯派出所,派出所所长说你们去找镇里赵鹏镇长吧,是他拆的。结果绕了一大圈,又回到镇里,此时镇里已经下班,我们没找到赵鹏。 
           3月20号上午8点,我们四个人又来到镇里找赵鹏,赵鹏不在,我们再次拨打派出所电话,派出所让我们找党政办主任,让他给联系乡长赵鹏,这才算找到赵鹏。此时我们才知道,让我们去国土资源局的人就是赵鹏本人!是他故意在跟我们绕这么大个圈子。到了中午11点40分,赵鹏说要回家吃饭,这事儿以后再说,可是我们还没弄明白,为什么拆我们的房子?如果说是拆迁违建,那周边30多个彩钢房为什么只拆我们一家?我们要赵鹏给出具合理的书面材料,赵鹏说不可能给你开,没有理由!你家房子就该拆!说罢赵鹏要走,在这期间,赵鹏叫过来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开车接他走。我们一直跟着他讨要说法,这时赵鹏给派出所打电话,立马过来十几个民警,赵鹏对民警说我们限制他人身自由,随即十几个民警不分青红皂白将张明秀和我老伴给摔倒了在地,随后又给张明秀老伴戴上手铐。
          我们只是讨要强拆说法,连一句脏话都没有说过,就把我们抓起来,这是犯了什么法?我们在等警车的时候,张明秀儿子张强强过来了,看到他妈妈被戴上手铐,满身灰土,上来询问民警怎么回事,结果让四五个民警不分青红皂白摔倒在地,四五个人踩着张明秀儿子头、腿、胳膊。强行给张明秀儿子从后背戴上手铐,而且还有意的将手铐铐的非常紧。随后将我们五个人连打带踢的弄到车上。带到沈家屯派出所审讯室。中午12点40分左右开始审讯,连饭都不给吃。一直审讯到凌晨12点左右,民警带我们去做核酸检测,回来后将我们关在铁笼子里。整整一天不给饭吃。
           第二天开始一天两顿饭,用塑料袋装的饭,还不给筷子,民警说领导嘱咐说让我们吃手抓饭不给筷子。长达24个小时带着手铐,期间张明秀儿子两只手失去知觉,肿了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民警看张强强手情况不太好,给换成前拷,松了松。22号上午,体检结果出来后,下午一点多,把我们从派出所放了出来,回家后下午7点左右,派出所再次把我们带到到派出所, 准备拘留。因为没有传唤拘留证,拘留所没有收。23号上午,派出所再次去我家里,将我们带去拘留所,拘留了10天。 
           我们真弄不明白,政府为什么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拆除我们的房子,不但一分钱不赔我,派出所还野蛮的打人骂人拘留人?当今的政府执法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吗?据说政府将我们的房屋强拆后又把这块地转手倒卖给了另外一个人。试问政府这样做合情合理又合法吗?谁给你们肆意剥夺他人种地权利?又是谁给你们强拆他人房屋的权力?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我们复转军人,回到老家开荒种地,遵纪守法。我们农民也是合法公民,只因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为什么却遭到如此不公的待遇?如此悲惨的下场!眼下,从全国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抗疫情复工复产脱贫攻坚保稳定,然而,我们这里的个别干部要本事没本事,要能力没能力,就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欺压百姓,强制拆迁,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呈请上级领导百忙之中调查落实此事,本人及家人将叩首致谢!
        以上反映句句属实,若有虚假成分,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反映人:张明秀、李玉林
 
                                                                                2020年6月6日